16人买到“幽灵”长巴票‧被弃路旁苦等至深夜

16人买到“幽灵”长巴票‧被弃路旁苦等至深夜(吉隆坡)一名男子申诉,他为了让父亲可以在三代同堂陪伴下欢庆父亲节,于是安排了一个家族式的海岛度假游,岂料出发时却被无良巴士公司遗弃路旁,被逼在深夜“餐风露宿”,度过一个令一家16口难忘的父亲节。从事建筑管理的曾德健(34岁)说,为了感谢父亲的养育之恩,他发动筹办一个到东海岸热浪岛的家族式旅游团,于是向旅游公司购买一行16人,于6月19日出发的旅游配套。曾德健购买的旅游配套,除了在岛上的酒店住宿和饮食之外,只包括往返吉隆坡和瓜拉登嘉楼机场的机票,至于从住家前往吉隆坡机场,以及从瓜登机场前往瓜登车站的交通,则必须自行安排。曾德健表示,在出发前一週,他的弟弟先到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向一家巴士公司现场购买一张价值38令吉,前往瓜登的长巴车票。依票根打电话不通“我们总共购买了15张,只有我4岁的小女儿豁免收费。”他续说,当晚10时15分,一家大小共16人在武吉加里尔临时巴士车站上车,但巴士开动时才被告知,他们须在世界贸易中心旁的布特拉巴士总站下车,以等待另一辆真正前往瓜登的长巴接应。未料,他们一行16人与一名同样前往瓜登的巫裔男子祖基菲,在布特拉车站路旁下车后,大家就拿着厚重的行李,坐在路旁等待来接应的巴士。他们从晚上11时等到半夜3时,都不见巴士蹤影。由于布特拉巴士车站已关门,在无人询问之下,曾德健只好依据印在票根的办公电话,尝试联络巴士公司职员,却惊觉有关电话已停止服务。常扔乘客在车站外他申诉,当时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因原先搭乘的那辆长巴已启程至怡保,而巴士司机也没有提供另一辆接应巴士的联络号码等。“我多次询问驻守在车站的保安人员,他们对我说这家巴士公司并非这辆车站注册公司之一,不时会发生把乘客‘扔’在车站外就跑掉事件,而他们已见惯不怪。”赶回乡奔丧‧遇无良巴士男子无法送别爷爷由于曾家不想再与这间无良巴士公司纠缠,所以索性在旅游结束后,转向行动党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和行动党加影市议员黄田志求助,要求讨回公道,并于今日(週日,6月27日)一同召开记者会,狂数有关巴士公司的不是。陈国伟声称,听了曾家的遭遇后,他也感到气愤填膺,难以想像这家巴士公司的安排如此离谱,让曾家大小从旅客变成“难民”。而最令他感到悲伤的是,当晚与曾家一同留宿街头数小时的巫裔乘客祖基菲,原来是要赶往家乡出席爷爷的丧礼,但对方却因无良巴士公司导致无法见爷爷最后一面。致函纳兹里要求对付“这是一项很严重的错误,巴士公司的过份行为导致他(祖基菲)一生都无法忘怀。”他表示,儘管祖基菲无法亲自向媒体说明一切,但他将把后者身份资料记录在案,联同投诉信寄给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要求政府对有关巴士公司採取严厉行动。他指出,自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上任以来,就提倡极力改善国内公共交通,并把它纳入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但从此事看来,国内交通并没有显着改变,犹如沦为空谈,甚至可能会影响国家未来的旅游业。陈国伟代曾家提出4项要求,即吁请政府对有关巴士公司採取严厉行动,如吊销或冻结营业执照、向受害者赔偿一般损失、人道与精神上的损失,以及马上对该巴士公司作业记录展开调查。他也说道,本身将採取双管齐下方式,同一时间协助曾家向消费人仲裁庭提出控诉,要求巴士公司作出相关赔偿。被迫花5000“冤枉车马费”曾德健说,在无计可施下,他们只好搭乘德士,分批赶往吉隆坡廉价航空总站(LCCT),直到清晨5时亚航销售柜台开始营业后,立刻购买了16张飞往瓜登的机票。“因已缴付了旅游配套,费用包括酒店住宿及饮食等费用,为免因小失大,我们只好额外开销一笔昂贵交通费,儘快赶往瓜登。”大约计算,曾家共花费了5482令吉的“冤枉车马费”,当中包括每辆以深夜双倍价格计算的德士费,即一辆价格介于120令吉至150令吉,他们共分乘4辆前往机场;临时购买的16张价值4112令吉的飞机票;以及15张长巴车票,价值570令吉。长巴超载数乘客全程站着曾德健的父亲曾伟照(64岁,退休人士)说,他在武吉加里尔搭乘巴士时已察觉不妙,因这辆长巴竟离谱超载,除了他们一家16口,另外还有多名乘客都被逼全程站在巴士内前往布特拉巴士总站。“巴士司机跟我们说,一部份乘客将在布特拉车站下车,但未料到下车的竟然是我们。”他生气地说道,3个年龄介于4至12岁的小孙子,当晚在路边呆等至疲倦不堪,索性就睡在行李堆上。“他们累得在路旁睡着,我则站在旁边帮他们赶蚊子。小孙子受到这样的对待,令人看了很心酸和难受。”‧2010.06.27
上一篇: 下一篇: